天天酷跑钻石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市場>經濟評述
 
推薦:
字體選擇:
 
“三塊地”如何“刨”出強勁集體經濟
日期:2019-05-27 09:34 作者:張振中 來源:農民日報
 
下載文件:  

  23年前,在湖南省瀏陽市沙市鎮東門村,蒿山被成片地租給老板砍伐,蒿山七成森林慘遭砍伐,而換來的只有每畝300元的“砍伐費”。眼看著蒿山變“耗山”,1996年,時任村主任的張建輝決定封山育林,誓言讓東門村“東山再起”。

  15年前,農民種水稻只能糊口,許多田地無奈被拋荒。村民肖利中成立種植合作社,帶領大家調整種植結構,實行煙稻連作。

  8年前,蒿山之外還有千余畝旱地荒坡,荒在那里一文不值。2011年,村民李世奇從村土地合作社流轉了1000畝閑置地,種起了油茶花卉。

  無論是60后的張建輝、70后的肖利中,還是80年的李世奇,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身份——黨員;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選擇——通過改良“三塊地”、領辦農民專業合作社帶富集體經濟。

  如今,蒿山從以前的青山變成了“金山”;水田從低效田變成了高效田;荒地變成了“寶地”。在村黨總支的引領下,黨員帶領村民從這“三塊地”中,“刨”出了強勁的集體經濟,村級集體經濟完成了從“負數”到年純收入125萬元的跨越。

  從“禿頭山”到“金山”:黨總支盤活山地讓集體收入“漲”起來

  5月15日,未到周末,東門村蒿山森林體育公園就游人如織,一批又一批的退休老人慕名到“森林公園”度假。游客量激增,東門村黨總支書記張建輝萌生了一個想法,謀劃成立村集體的第三個合作社:山地生態旅游合作社。

  東門村因地處蒿山之東而得名,其水面、泉井、田野、山林資源多樣,綠色生態無污染。蒿山最高海拔僅160余米,高度適宜,氣候良好,空氣清新,極適合發展養老健身、休閑運動等。

  但就是這樣一個滿目青山的地方卻在20多年前差點成了“禿頭山”。1996年以前,由于東門村附近的作坊式家具廠林立,一些家具廠老板就和一些村干部“私聊”,以每畝200-300元的價格將大片山地承包出去,樹木被大量砍伐。一些村民也紛紛跟風,瘋狂伐樹賣木。不到幾年,70%的成年樹木被砍伐了,以至于用來制作犁杖(犁田工具)的樹木都難以幸免。

  “再砍下去,就會把自己的碗飯都砍掉。”1996年,張建輝決定封山育林。十年樹木,經過10多年的努力,蒿山重新煥發了生機。青山重新回來了,但是村民守著青山綠水還是沒有富起來。張建輝介紹,由于山地分包到戶,1000多畝山地分散在100多戶農戶手中。

  如何讓青山變成金山,2007年,村支書張建輝和黨員集體商議,決定將分包的山地經營權流轉到村集體,統一將蒿山打造成森林公園。當時一些村民不愿流轉,張建輝動員30多戶黨員家庭率先流轉,女黨員黃志忠將20多畝山地僅以50元/畝的價格流轉給村集體。在黨員帶頭下,村民也開始流轉,建設蒿山公園所需的千畝山地迅速“回流”。

  不僅如此,2009年,東門村黨總支通過黨員“眾籌”50萬元建起了蒿山生態農莊、餐飲中心。2010年將農莊承包給一家餐飲公司經營,村集體經濟收益實現零的突破。2011年至2013年黨員又帶頭“眾籌”300萬元建設蒿山農莊游客接待中心,現在年租金加上分紅收入達90萬元,村級集體經濟由此有了穩定的收入。2015年通過租金滾動投入和爭取項目資金總投資1200余萬元建設環山游道、博物館、工匠坊、四合院、鄉村大餐廳等,如今村集體總資產達2735.71萬元。

  低效田變成高效田:領辦合作社讓集體錢包“鼓”起來

  “以前一家種兩三畝田,刨除成本,有些不好的年景幾乎沒錢賺,好的時候每畝只賺一兩百元錢,沒什么搞頭。”村民羅昌發直言,十年前,自己壓根就不想再種地了。

  如何將低效田變成高效田,東門村黨總支一直在想方設法尋出路。村黨總支委員肖利中認為,最大的癥結就是無法適度規模生產,因此,農業生產方式要順勢而變,變分散為集中。2016年,東門村黨總支牽頭成立了利東土地合作社,作為合作社負責人,肖利中動員村民將自己的承包地流轉給土地合作社,再由合作社進行土地平整、確權頒證后,集中流轉給大戶發展高效農業、進行特色種植。

  農戶最擔心將田流轉給土地合作社后合作社賺差價,因此,肖利中給合作社定下了第一條“規矩”:土地流轉到社、不賺一分差價。農戶放心了,紛紛支持流轉,全村占九成的2000多畝水田統一流轉給合作社,其中1800多畝水田都被高效利用起來了。

  煙稻連作成為首選的高效農業,肖利中等大戶領頭種植了1000多畝煙稻,一畝烤煙平均純收入達到4000多元,一畝水稻純收入也有五、六百元。

  烤煙面積增加了,但服務特別是煙葉烘烤服務跟不上。以前,煙農在家里進行小作坊式烘烤,不僅人工成本增加,而且烤煙質量也受到影響。肖利中決定新建3個烘烤廠,統一技術服務、統一工作人員,方便煙農如期如質烘烤。在這樣的服務引領下,每盆烤煙成本下降200元,烤煙質量也提升了一個檔次,價格也漲了3元錢。

  與肖利中不同的是,黨員喻金生調整生產結構,“玩”起了冬瓜制種。上世紀90年代,長沙市蔬菜種子公司直接與農戶合作,在東門村試行水稻、冬瓜制種。結果是公司賺大頭、農戶得小利,村集體沒有到手一分錢。

  后來由于冬瓜制種市場不景氣等因素,許多農戶放棄冬瓜制種,但喻金生還是藏技在身。2015年,村里沙東種植合作社引入湖南省農科院冬瓜制種項目,但當時大多數農戶擔心市場風險不敢承接。喻金生大膽接手,成為合作社冬瓜種植基地負責人,帶領農戶攻克了冬瓜制種一系列的技術難關,在這樣的技術引領下,50多戶農戶加入到冬瓜制種的行列中。冬瓜制種給農戶帶來了高收益,畝均收入達到14500元,而成本不到1/10,是目前東門村收益率最高的產業。

  農戶富了,集體經濟“腰包”也鼓了。烤煙烤棚由于是村里集體建設,烤棚一年給村集體經濟帶來幾萬元收入;而冬瓜制種一年上交合作社5%的收入提成。此外,通過田地集中流轉、統一平整后,原有的田埂地成了新增加的耕地面積,村集體可以從中獲得一部分收益。

  荒地變寶地:黨員帶頭發展特色產業讓村級經濟“壯”起來

  除了蒿山之外,東門還有大片的荒坡旱地,常年閑置,成為“沉睡”的資產。

  東門村黨總支決定“變廢為寶”。誰來做“吃螃蟹”的第一人?今年64歲的老黨員羅克誠決心試一試,2010年,在村黨總支的支持下,羅克誠牽頭成立了華盛種植專業合作社,將千畝荒山開墾成包括梔子花在內的千畝藥材基地,帶動村民就業300人,人均年增收達3000元。

  每年5-6月梔子花盛開的季節,就會吸引許多城里人來此旅游,僅一張賞花門票價就達40元。羅克誠從每張門票收入中拿出10元入賬集體經濟,2018年門票收入就達15.05萬元。

  有了羅克誠的帶動,在村黨總支的支持下,“80后”青年黨員李世奇也緊隨而上,他通過利東土地合作社流轉了1000余畝閑置的荒坡旱地,種植油茶、花卉。

  700畝油茶林,僅油茶果年產值就達25萬元。李世奇再利用閑置林地,發展林下經濟特色養殖,放養5000只土雞,拉動東門村及周邊村民200人就業,實現人均年增收4000元。

  東門村黨總支直接領辦和支持領辦的合作社使村級集體經濟收入迅速增長,2018年村集體純收入達到124.56萬元,今年有望突破180萬元。

  相關鏈接
2019-05-20
2019-04-09
2019-02-15
2019-01-31
2019-01-25
2019-01-21
  最近瀏覽信息
天天酷跑钻石